• 用户名:
  • 密码:
AAA企业发债、贷款利率倒挂 逾3000亿债券取消发行
首页 >> 矿业资讯 >> 金融投资
2017-06-01 14:11:36

导读

“虽然贷款的基准利率目前还在5%之下,但是能够拿到基准利率的企业屈指可数。多数情况下,贷款企业都要接受银行的上浮。我们行一般至少是上浮20%,有些产能过剩行业或者规模较小的企业贷款则要上浮得更多。”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。

监管趋严,去“杠杆”力度加码, AAA级5年期中票收益率自2008年面世以来首次超过同期银行贷款利率。根据同花顺统计,5月份,最新一周(5月15日至5月21日)的5年期AAA级的中票收益率已经高达6.14%,相比前一周的4.72%,跳涨1470个基点;而目前对公5年期的贷款利率为4.75%。有分析认为随着发债成本的升高,会倒逼企业将发债融资变为贷款融资,从而导致信用债供给进一步大幅萎缩。根据同花顺统计,今年以来共有394只债券取消发行,取消规模高达3694.26亿元,刷新同期最高水平。

AA级品种5年期中票收益率达到7%

今年以来,中票的收益率曲线呈现稳步上升的局面。对比去年几乎翻了一倍,去年7月最后一周(7月25日至7月31日)的5年期的AAA级中票收益率仅有3.12%,而现在则升至6.14%。

级别更低的AA级品种则更为明显,同样是5年期中票,最新的收益率已经达到7%。

“情况变化太快,我们都快跟不上了。去年我们的一个客户发债,他们的主体评级是AA级,当时的发债利率是4.5%,相比同期其他企业,这个利率并不算低,由于当时流动性较为充裕,客户认为自己付出的成本太高了。不过今年AA级的发债利率一路走高,开年便冲破5%的大关;4月份6%,现在又达到7%。我们再见这个客户时,他非常庆幸自己去年及时发债。”华南一家大型券商的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。

有分析认为随着发债成本的升高,国内企业,特别是优质企业,今后可能更倾向于贷款融资,从而导致信用债供给进一步大幅萎缩。

对于这种观点,万联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方利平认为,现在给出上述结论还为时过早。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,虽然贷款利率目前反应有些滞后,但是在紧货币加强监管以引导金融去杠杆的宏观调控大背景下,资金的成本肯定会越来越高,最终必然会在资产端——银行贷款上有所体现,会令企业贷款成本升高。

广发基金固定收益基金经理任爽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企业都会比较贷款和发债的成本,贷款便宜并能获取的,企业自然会去贷款,但是大部分企业获得贷款有难度,或者需要基准上浮,或者想获取较长期限资金的企业还是会去发债的。

“虽然贷款的基准利率目前还在5%之下,但是能够拿到基准利率的企业屈指可数。多数情况下,贷款企业都要接受银行的上浮。我们行一般至少是上浮20%,有些产能过剩行业或者规模较小的企业贷款则要上浮得更多。虽然表面上看,企业发债和企业贷款之间的利率出现倒挂,但在实际操作上,出现倒挂的情况应该很少,或者时间很短。”一家股份制银行的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。

逾3000亿债券取消发行

发债成本高企,也打乱了企业的发债计划。根据同花顺统计,今年以来,共有394只债券取消发行,取消规模高达3694.26亿元,刷新同期最高水平。

端午小长假前一天,便有4家企业取消发债,分别是日照港集团、海通恒信国际租赁、山鹰纸业和广新控股,合计取消规模达到35亿元。

对于取消原因,多数企业表示是因为“市场原因”。如5月27日,山鹰纸业表示:“由于近期市场波动较大,经本公司与浦发银行充分沟通确认,本公司决定取消本期短期融资券的发行,将另择时机重新发行 。”

“主要还是发债的成本太高,一天一个价。此前贵龙实业发了一笔5年期2A级债券的利率竟高达7.8%,在实体经济没有出现趋势性好转之前,这个价格对于不少传统企业来说,确实难以承受。”雪球投资总经理李昌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。

不但企业发债成本居高不下,城投债的发债利率也出现跳涨,两只7年期2A级城投债“17黔南债01”和“16营经开债02”票面利率分别达6.99%和6.98%,发行成本较去年上涨了100至150个基点。

天风证券统计显示,今年以来,信用债发行利率在7.5%及以上的债券数量共计22只。

此外,4月初,中证登推出新的质押式回购政策,也使得发债成本进一步提高。根据有关规定,公司债中,只有主体、债项分别达到AA/AAA、AA+/AAA和AAA/AAA三类公募公司债具备质押融资资格,AA及AA+等的中低等级公司债失去质押功能,禁止入库,这意味着中低评级的债券流动性变差。

信用风险的暴露,也让市场的承接意愿很弱。今年以来,债券市场已有15只个券发生违约,涉及10个发债主体,债务总额为121.3亿元。

“流动性变差、风险变高,为了能够抬升吸引力,这些企业不得不提高发行利率。目前最高7.8%的利率虽然看着很高,但是应该还没有到顶,在流动性趋紧的大背景下,后续可能还有继续上涨的空间。”李昌民表示。来源:财新网